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司法鑒定論文

人流胚胎親子鑒定如何選擇檢材案例分析

時間:2020-01-13 來源:實用婦產科雜志 作者:姬云濤 張振 李曉婷 本文字數:2693字

  對于早期藥物流產胎兒用于親子鑒定的案例近年文獻報道較少,而在實際法醫物證鑒定工作中,藥物流產胚胎用于檢材的案例卻逐年增多。通常醫院婦產科在進行早期藥物流產時往往不考慮流產物作為法醫學生物檢材使用,一般對流產物不需做進一步的篩選,甚至有些流產者在家中排出流產物,這就給需要用早期藥物流產胚胎作為法醫學親子鑒定生物檢材帶來不便,增加了獲取有效檢材的難度。本文以實際工作中遇到的案件“妊娠40天人流胚胎親子鑒定”經驗為例,對早期藥物人流胚胎用作法醫學親子鑒定時,如何能夠更好地收集檢材,更加準確地從流產排出組織碎塊中準確地選取目標生物檢材提出建議,為婦產科醫生和法醫物證司法工作者提供有益的借鑒和參考。

  1、資料與方法

  1.1 資料來源

  2015年5月安徽世平司法鑒定所接案1例親子鑒定,女方25歲,孕期約40天,于2015年5月26日到醫院進行藥物流產。

  1.2 樣本的處理與DNA提取

  對獲取的藥物流產胚胎和組織碎塊進行清洗干凈(見圖1),尋找檢材目標,為了確定檢材的準確性,分別選取兩種組織碎塊,第1種是一面光滑另一面粗糙的不規則形狀的組織碎塊,第2種是整體絨毛狀的組織碎塊(見圖2),用鑷子和手術刀片分別在不規則形狀組織碎塊的光滑面(見圖2箭頭1)和粗糙面(見圖2箭頭2)、整體絨毛狀組織碎塊表面(見圖2箭頭3),切取面積約0.5 cm2大小的檢材。為了避免取樣的偶然性誤差各設3個重復樣本,所取檢材用眼科剪剪碎,放入1.5 ml離心管中,加入200μl 5%Chelex-100(w/v)提取液,反復振蕩后,置于恒溫振蕩器上,56℃保溫30分鐘,中間搖晃混勻2次,然后100℃保溫5分鐘,中間再搖晃混勻1次,最后10000 r/m離心3分鐘。

清洗干凈的藥物流產胚胎組織碎塊

圖1 清洗干凈的藥物流產胚胎組織碎塊

兩種不同的藥物流產胚胎組織碎塊

圖2 兩種不同的藥物流產胚胎組織碎塊

(箭頭1:不規則形狀的組織碎塊光滑面;箭頭2:不規則形狀的組織碎塊粗糙面;箭頭3:整體絨毛狀的組織碎塊)

  1.3 PCR擴增與電泳檢測

  上述離心上清液1μl,采用中德美聯AGCU-EX22試劑盒在9700型PCR擴增儀(美國ABI公司)上按照試劑盒操作說明進行復合擴增,反應體系為10μl.設立陽性(9947A)和陰性對照(陰性對照是只含PCR反應體系的空白管)。擴增結束后取1μl擴增產物與0.3μl內標和10μl去離子甲酞胺混合,3500 rpm離心5分鐘,置3130XL型遺傳分析儀(美國ABI公司)上全自動毛細管電泳,Collection軟件收集數據,用Gene Mapper ID v 3.2軟件進行等位基因分型結果分析。同時取胚胎疑父和母親血樣制成的血痕濾紙片進行PCR擴增和電泳檢測。

  2、結果

  通過與母親和疑父基因位點比對,可確認父親和母親應提供的位點,21個常染色體STR基因座和1個性別位點分型結果顯示(見表1),1組與胚胎生母21個常染色體STR基因座完全相符,并且性別位點也是一致的,說明第1組取材可能就是母親的樣本DNA信息;第2組的常染色體STR基因座分型包含了胚胎生母全部21個常染色體STR基因座的位點,每個基因座多出來的位點都可以在胚胎疑父的常染色體STR基因座分型中找到,說明第2組取材是胎兒和母親的混合物,包含母親與胎兒的混合DNA信息;而第3組的21個常染色體STR基因座位點有一半來自生母,一半來自疑父,說明第3組取材是胎兒樣本,含有胎兒自身的DNA信息。分析不同藥流胚胎組織部位檢材21個常染色體STR基因座和1個性別位點檢測結果,胎兒與疑父在所有位點都符合遺傳規律,胎兒與母親在所有位點也都符合遺傳規律,胎兒Amelogenin性別基因座檢出X和Y染色體基因位點,提示為男性胎兒,見表1所示。

表1 不同部位檢材21個常染色體STR基因座和1個性別位點檢測結果

不同部位檢材21個常染色體STR基因座和1個性別位點檢測結果

1組代表不規則形狀的組織碎塊光滑面;2組代表不規則形狀的組織碎塊粗糙面;3組代表整體絨毛狀的組織碎塊

  3、討論

  胎盤是由胎兒的叢密絨毛膜和母體的基蛻膜共同組成的圓盤形結構,有資料認為早孕期在胎盤的胎兒面覆蓋有滋養層及胚外中胚層發育并退化而成的平滑絨毛膜(胎盤光滑面)及羊膜,為胎兒成分,而胎盤的粗糙面是由剝離后的胎兒叢密絨毛膜及母體的基蛻膜組成。但在實際的早期藥物流產中,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流產物,對于單一的一塊明顯的胎囊組織的情況則較好判斷鑒定用取材部位,如果流出物為多塊不規則胚胎組織碎塊(本案中情況),則必須挑選可以準確用于鑒定的檢材。本案中多個不規則胚胎組織碎塊基本上都是一面光滑、一面粗糙,其中找到了一塊整體絨毛狀的碎塊,檢測結果表明,此早期藥物流產物中,這種整體絨毛狀的碎塊可以準確提供流產胎兒的DNA信息,而其他碎塊無論光滑面還是粗糙面都不能準確提供流產胎兒的DNA信息,粗糙面多為胎兒和母親的混合DNA信息,光滑面更可能提供胎兒母親的DNA信息,這與已有研究結果存在不同,原因可能是所獲流產排出物和取材不同所致。該研究報道所獲流產物為一6 cm×7 cm大小胎盤,此胎盤一面光滑(平滑絨毛膜面),一面粗糙(蛻膜面),從光滑面及粗糙面各取材兩處,依次從表面刮取綠豆粒大小組織和0.2 cm×0.2 cm×0.5 cm深部組織塊,其檢測結果表明,粗糙面刮取物的DNA分型與母親一致,而光滑面刮取物的DNA分型是胎兒的,認為使用胎盤進行親子鑒定,其首選部位應是胎盤光滑面的刮取物,取胎盤較深部位得到的樣品為母親和胎兒混合品。還有文獻報道了妊娠40天胎兒絨毛組織親子鑒定1例,但該文獻沒有說明如何判斷篩選胎兒絨毛組織。

  早期藥物人流都在懷孕7周以前進行,就是因為胎兒與胎盤都還處于不穩定的狀態。這時包裹在受精卵外側的絨毛還沒有與子宮內膜形成穩定連接,流產時通常會成游離狀態存在。一般藥物流產胚胎組織排出時,由于胎盤胎兒都沒有成形,只是簡單的血塊樣絨毛組織,同時伴有不同數量和大小的子宮蛻膜碎塊,胎囊混在其中往往不易挑選。胎囊是剛剛發育的胚胎組織,經過藥物處理流產出來時是血塊樣結構,血塊狀的胎囊在清水中漂洗便會成為絨毛狀,可以看到白色的絨毛,但是不易分辨出來。胎囊完整的話,是白色絨毛球樣的,或呈長條狀,直徑大小約在1~2 cm范圍。當胎兒部分的絨毛組織不明顯時,就給這一法醫學生物檢材的獲取帶來難度。

  目前,有關早期胎盤組織如何取材用于親子鑒定的報道非常有限,特別是早期藥物流產物作為生物學檢材的文獻報道很少。而筆者實際工作中遇到多起需要通過早期藥物人流胚胎親子鑒定的案件,由于醫院婦產科醫生與法醫物證親子鑒定單位在業務上沒有交集,不能從早期藥物流產物中準確篩選出胎囊,常常使得從醫院拿到的早期藥物流產物不能很好地適用于法醫物證親子鑒定生物學檢材。這就要求從事鑒定的人員也需要具有足夠的經驗,能夠準確地從早期藥物流產物中挑選出目標檢材用于法醫物證親子鑒定。本案的結果表明,在眾多的流產胚胎組織碎塊中尋找絨毛團樣結構,可能可以更準確地選取目標生物檢材,獲取胎兒的DNA信息,為廣大婦產科醫生和法醫物證鑒定人員提供借鑒和參考。

    姬云濤,張振,李曉婷,李士平,屈長青.早期藥物流產胚胎組織用于親子鑒定1例[J].實用婦產科雜志,2016,32(05):396-397.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顶呱刮中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