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語言學論文 > 俄語論文

俄語“名詞+名詞”結構中的語義關聯與限制

時間:2019-02-26 來源:天津外國語大學學報 作者:于鑫 本文字數:10049字

  摘    要: 分析俄語N1N2短語的語義特點和生成限制條件, 并與漢語N1 (的) N2短語進行對比。它們都是屬格構式, 表示兩事物具有穩定、持久的聯系, 理解此構式時需對兩個名詞進行語義關聯。俄語中該結構的生成受到詞義、單/復數、修飾限定成分、定指/非定指、定量/不定量等因素的影響。漢語缺乏表示語法關系的形態標志, N1 (的) N2結構與俄語N1N2結構有不同的語義特點和生成限制條件, 俄譯時需通過格、關系形容詞、前置詞等手段把隱性的語義關系顯性化。

  關鍵詞: 屬格構式; 名詞短語; 語義關聯; 認知語義;

  Abstract: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semantic features and formation conditions of Russian phrase structure N1N2, and compares with Chinese phrase structure N1 (的) N2. They belong to genitive construction and mean two things have a stable and lasting connection.In order to understand the construction, we need to find the semantic relevance between the two nouns. The construction in Russian is influenced by many factors, such as word meaning, single/plural form, modified component, definite/indefinite, quantitative/nonquantitative. Chinese lacks morphological signs of grammatical relations. Chinese construction N1 (的) N2 is different from Russian genitive construction N1N2 in semantic characteristics and formation condition. The implicit semantic relations should be explicated in Russian translation through declension, adjective, preposition and other means.

  Keyword: genitive construction; noun phrase; semantic relation; cognitive semantics;

  一、引言

  “名詞+名詞”短語結構是指含有名詞定語的名詞短語, 如漢語中的N1 (的) N2結構 (小王的弟弟、山東濟南) , 英語中的N1’s N2和N2 of N1結構 (John’s cottage, the roof of the house) , 而在俄語中則指N1N2 (名詞+二格非一致定語) 詞組, 例如, сестраИвана (伊萬的妹妹) , писательрассказов (短篇小說作家) , стаканводы (一杯水) 。

  “名詞+名詞”短語看似簡單, 實際上其內部的語義關系復雜多樣并且呈隱性, 因此, 往往會出現歧義。俄語傳統語法中對該類型詞組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二格的語法形式和意義、詞組中的語法聯系以及名詞定語與形容詞定語的區別 (如улицыгорода/городскиеулицы) 等方面, 而對該結構的歧義潛能和生成限制條件研究關注較少。因此, 本文將分析俄語中該類型詞組的認知語義特點, 總結其生成限制條件并與漢語中的N1 (的) N2結構進行對比。

  二、從構式角度看“名詞+名詞”結構

  構式語法認為, 語言由構式 (конструкция) 組成。構式是經過后天習得并儲存在人腦中的模塊化的語言知識單位, 它可以是實體性的詞素、詞、習語, 也可以是圖式性的短語結構或句式。構式具有整體性, 其整體的構式義不能從其組成部分得到完全預測。人用語言進行交際就是調用已經習得的各種構式。

  從構式語法角度看, 俄語中的N1N2短語就是一個典型的圖式性構式。鑒于該構式中存在表示所屬關系的名詞二格, 類似英語的所有格, [1]等語言學家將其稱為屬格構式 (генитивнаяконструкция) 。該構式的基本形式為:N1N2, 前者為名詞中心語, 后者為名詞二格非一致定語。但這一構式的構式義不是很容易確定, 因為N1和N2之間的語義關系復雜多樣, 而這些語義關系又是隱性的, 很難進行概括。它們主要體現為人際關系 (如братПети, 彼得的哥哥) 、物-擁有者關系 (如собакадочери, 女兒的狗) 、參數-客體關系 (如скоростьпули, 子彈的速度) 、部分-整體關系 (如вагонпоезда, 火車車廂) 、度量-客體關系 (如гектарлеса, 一公頃森林) 、容器-客體關系 (如кувшинмолока, 一罐牛奶) 、事物-時空關系 (如песнягода, 年度歌曲) 、主體-直接客體關系 (如поставщикрыбы, 魚的供應商) 、主體-間接客體關系 (如поставщикдвора, 皇家供應商) 、行為-主體關系 (如ростгорода, 城市的發展) 等。

俄語“名詞+名詞”結構中的語義關聯與限制

  Е.В.[1]:252) 在考察了屬格構式中的各種語義關系之后認為, 屬格構式的基本構式義可概括為N1和N2兩事物之間具有穩定、持久的聯系。兩事物間是否能建立穩定、持久的語義聯系, 是這一構式能夠成立的首要條件。因此, N1和N2要有兼容的義素。比如, *одеждаводы不成立, 難以理解, 正是因為它們之間難以找到兼容義素, 建立穩定的聯系。*ворстарухи也不能成立, 是因為雖然“小偷”和“老太太”之間雖然有可能建立聯系 (小偷偷了老太太的錢) , 但這種聯系并非持久的。而помощникпрезидента, строительдома可以成立, 正是因為N1和N2具有穩定、持久的聯系。

  漢語中屬格構式的基本形式為:N1 (的) N21, 如“小明的書包”、“學生領袖”、“石頭房子”、“俄羅斯 (的) 首都”、“物理教師”等。按漢語語法中的分類, 這一結構屬于名詞作定語的定心詞組 (邵敬敏, 2007:189) ?傮w來看, 漢語屬格構式比俄語相應構式的使用范圍廣。陳國亭 (2004:70) 曾討論“科學問題”、“習慣問題”和“邊界問題”的翻譯。這三個漢語詞組都為N1 (的) N2形式, 但只有“習慣問題”對應俄語屬格結構, 表示與習慣相聯系的問題, 譯為вопросыпривычки。“科學問題”指的是問題的性質, 應使用“關系形容詞+名詞”構式進行翻譯, 即научнаяпроблема;“邊界問題”指的是問題是有關邊界的, 應使用“N1+前置詞+N2”構式進行翻譯, 即вопросогранице。

  三、“名詞+名詞”結構中的語義關聯

  以Ю.Д.Апресян為代表的莫斯科語義學派主張將詞放在題元框架中進行元語言描寫。比如, 為了解釋тратить一詞, 需要把它放在XтратитZнаP這樣的命題中進行描寫并分析X、Y、Z的題元類型和語義范疇。該學派認為, 名詞同樣可以提供題元框架。例如, авторитет要置于авториетХ-асредиY-оввобластиZ這樣的短語中進行解釋。在俄語屬格結構N1N2中, N1提供一個題元框架, N2須滿足該題元框架, 這一結構才能成立。

  與動詞不同的是, 名詞對題元的要求往往是非強制性的。例如, дом提供了一系列可供選擇的題元:所屬人、性質、材質、年代、地點、用途等, 二格名詞定語滿足它的某一個題元空位, 就形成了N1N2結構, 如доммоихродителей, домэпохибарокко, домотдыха, доммоеймечты等。當一個二格名詞定語可能充當兩種類型的題元時, 該結構就可能會出現歧義。比如, 名詞短語портретИвана (伊萬的照片) 既可以理解為“伊萬 (擁有) 的照片”, 也可以理解為“ (拍) 伊萬的照片”;романыЛ.Толстого (托爾斯泰的小說) 可以理解為“托爾斯泰 (擁有) 的小說”, 也可以理解為“托爾斯泰 (寫) 的小說”。

  在語用層面, “名詞+名詞”短語根據不同的語境, 還往往會產生語用歧義。比如, стулИвана (伊萬的椅子) 有可能指“伊萬擁有的椅子”、“伊萬坐的椅子”、“伊萬制作的椅子”等, командаПетра (彼得的球隊) 有可能指“ (老板) 彼得擁有的球隊”、“ (球員) 彼得參加的球隊”、“ (教練) 彼得領導的球隊”、“ (球迷) 彼得支持的球隊”等?梢, 該結構短語在語義和語用層面都普遍存在著歧義潛勢。

  我們認為, “名詞+名詞”結構之所以普遍存在歧義潛勢, 是因為其本身是語義不足的, 兩個名詞N1和N2只是認知語義框架的突顯部分。理解者需要在N1和N2之間建立語義關聯, 補足缺省的語義成分 (如上面的“擁有”、“坐”、“制作”等) , 才能與說話人產生相同的認知效果。

  不同的N1N2短語的歧義潛勢和建立語義關聯所需付出的認知努力并不相同。當N1表示人際關系 (如муж, отец) 、參數 (如скорость, вес) 、度量 (如гектар, километр) 、容器 (如стакан, кувшин) 時, N1N2短語的歧義潛勢和所需付出的認知努力都較小。這類名詞可稱為“一價名詞”, 它們的語義結構本身就存在空位 (或稱“槽”) , 后面的名詞N2自然填補這一空位, 理解這類短語不需要借助語境。例如, 在отецИвана (伊萬的父親) 和стаканмолока (一杯牛奶) 中, отец表示人際關系, стакан表示容器, 它們分別要求后面的表人名詞和物質名詞滿足其語義配價。

  N1來源于動詞時, 具有行為意義, 它也有語義配價的需求。由于有動詞詞根的存在, N1N2短語中缺省的語義內容呈顯性, 短語具有主體-客體或行為-主體語義關系, 其歧義潛勢和所需付出的認知努力也都較小。例如, строитьзавод (建設工廠) →строительзавода (工廠的建設者) , экономикарастет (經濟增長) →ростэкономики (經濟的增長) , собиратькартины (收藏畫) →собирателькартин (收藏畫的人) 。

  除以上兩種情況外, N1沒有語義配價的需求, 這時N1N2短語的歧義潛勢和所需付出的認知努力較大。語義可能會隨語境發生變化。例如, машинаСергея在不同的語境下有可能指謝爾蓋擁有的車、謝爾蓋乘坐的車或謝爾蓋看中的車等。在一般語境下, котИвана會被理解為伊萬擁有的貓, 但在特定語境下語義關聯結果也有可能是伊萬畫的貓、伊萬喜歡的貓等。語境有排除歧義的作用, 比如, фильмМаши有可能是 (演員) 瑪莎演的電影、 (導演) 瑪莎拍的電影、 (觀眾) 瑪莎租的電影 (光盤) 等, 而фильмФеллини卻只能理解為費里尼 (著名意大利導演) 拍攝的電影 (Рахилина, 2010:249) 。

  N1以隱喻義進入N1N2時, 形成屬格隱喻構式 (генитивнаяметафорическаяконструкция) , 這類短語的歧義潛勢和所需付出的認知努力都較大, 因為N2不是與N1的本義, 而是與其喻義建立語義關系, 這需要進行額外的推理, 如океанмрака (憂愁的海洋) , рекавременя (時間之河) , змейсамолюбия (自尊心之蛇) , хвостпоезда (列車的尾巴) 等。非規約性的屬格隱喻短語往往需要借助語境來理解。比如, небоПети脫離語境不易理解, 在特定語境下可能表示彼得的精神世界、彼得施展才能的舞臺等。

  總之, 為生成和理解N1 N2短語, 需在N1和N2之間觸發共同的語義成分, 建立穩定、持久的關聯關系。N1與N2的語義距離越遠, 語義關聯的建立就困難, 越需依賴語境。在存在歧義的情況下, 人們會傾向于選擇最穩定、持久的語義聯系。比如, фильмМарии可能有多種理解 (瑪麗婭擁有的電影、瑪麗婭喜歡的電影、瑪麗婭拍攝的電影等) , 人們會優先選擇當前語境下最具可能性的語義聯系。在隱喻性的N1N2結構中, 人們也會主動進行語義推理, 在N1和N2間建立穩定、持久的語義聯系, 比如, моресмут中只有把море理解為非常多、大量才能實現語義關聯。

  四、俄語“名詞+名詞”結構的限制條件

  如前所述, 俄語中某個“名詞+名詞”短語能否成立, 基本條件是能否順利進行語義關聯, 在N1和N2兩事物間建立具有穩定、持久的聯系。但同時我們也發現, 除了這一基本條件之外, 該類型短語的生成還受到詞義、單/復數、修飾限定成分、定指/非定指、定量/不定量等因素的影響。

  1詞義對俄語屬格構式的影響

  有些詞匯的詞義本身可以對屬格結構的生成產生一定的限制, 因為這些詞表示的事物與其他事物之間的關聯性只能是偶然的或臨時的, 難與其他事物形成穩定、持久的關聯。比如, *ворстарушки (老太太的小偷) , *рассказчикребёнка (孩子的講述者) 之所以不被接受, 正是因為它們不具備穩定、持久的關聯。再如, спасатель (救生員) 從事的是一種針對大眾的職業活動, 后面的名詞定語一般用復數, спасательчеловечества則顯得有些異常2。спаситель (拯救者、救星) 更傾向于是一種道義上的行為, 不與具體的職業活動直接相關, 后面可以接單數名詞, 如спасительмоегосына, 而спасительчеловечества也顯得很正常。俄語中還一些表示人的詞不能與個人發生關系, 只能與國家、機構、組織等發生關系, 如*президентгражданинаВолкова, *директорПетраИвановича, 試比較президентРоссии, директорзавода.詞義還能對屬格結構是否存在歧義產生影響。比如, покупательзелени (蔬菜的顧客) 只能理解為主體-客體關系, 而покупательнашегомагазина中, 由于магазин既可表示空間也可表示客體, 因此, 可以理解為事物-時空關系 (在我們商店 (買東西) 的顧客) 或主體-客體關系 (買我們商店的人) 。

  2單/復數對俄語屬格構式的影響

  有些情況下屬格結構中要求N2以復數形式出現, 比如, *вождьиндейца不成立, 而вождьиндейцев成立;*носильщикчемодан不成立, 而носильщикчемоданов成立。搬運工無法與一個箱子發生穩定的聯系, 但可以與許多箱子形成穩定聯系?傮w來看, 復數能夠體現出N1和N2之間更穩定、持久的關聯。*говорящийПети (別佳的說話人) , *рассказчикистории (故事的講述者) 不能成立, 原因也正在于говорящий和рассказчик并不總是針對單一的人或事。зрительМихалкова可以指觀眾群體 (相當于зрителиМихалкова) , 但如果指一個具體的觀眾則顯得有些異常, 而?посетительбольного, *слушательБрамса也是不能成立的, 此時N2要用復數, 即посетителибольного, слушателиБрамса。但有的時候N2用復數時屬格結構也同樣不能成立, 如*почтальонпосылок, *малярзаборов, 這是因為郵遞員和油漆工并不固定與包裹和籬笆發生關聯, 還同時與其他事物發生關聯。

  3修飾限定成分對俄語屬格構式的影響

  屬格結構如果帶有其他修飾限定成分, 相當于增加了語境信息, 這些補償的語境信息更有助于在N1和N2之間建立穩定、持久的聯系, 因而對屬格結構的生成和理解會產生一定的影響。例如, 在стихиМаши中瑪莎可能是詩的作者, 也可能是讀者, 而любимыестихиМаши中瑪莎只能是詩的讀者。在фильмМаши中瑪莎可能是電影的導演、演員或觀眾, 而любимыйфильмМаши中瑪莎只能是電影的觀眾。再如, ?фильмшкольников可能會令人不解, 而любимыйфильмшкольников卻可能自然而然地理解為中學生喜歡看的電影。?слушательБрамса和?посетительбольного難以成立, 但如果添加上表示持久關系的形容詞則屬格結構就可以成立, 如постоянный (вечный) слушательБрамса, постоянныйпосетительбольного。

  4定指/非定指對俄語屬格構式的影響

  俄語屬格結構與“關系形容詞+名詞”結構的區別之一就是屬格結構中往往要求N2是定指的, 而“關系形容詞+名詞”結構則沒有這樣的要求。我們以表示時間意義的屬格結構為例, (лучшая) песнягода (年度歌曲) 和 (главное) событиедня (一日要聞) 這類屬格結構中N2表示某一確定時間段。N1需與N2的整個時間段發生聯系。并且N2應是定指的, 而相應的“形容詞+名詞”的時間結構則具有非定指性。因此, 這類屬格結構不能變為“關系形容詞+名詞”結構:*лучшаягодоваяпесня, *главноедневноесобытие。同理, “關系形容詞+名詞”結構也往往不能變為屬格結構:весенняяодежда/*одеждавесны, воскресныйдежурный/*дежурныйвоскресенья, вековыедубы/*дубывека, недельнаянорма/*норманедели, месячныйсрок/*срокмесяца等。песнягода中“歌曲”與某一確定的“一 (整) 年”發生穩定、持久的關系, 而весенняяодежда中“春天”和“衣服”可能只是在某段時間發生關系, 并且這個時間段是非定指的, 因此весенняяодежда≠*одеждавесны。

  5定量/不定量對俄語屬格結構的影響

  在度量-客體類型的屬格結構中, 為了在N1和N2之間建立穩定、持久的聯系, 要求N2是確定量的, 如стаканводы, чашкакофе, бочкамеда等;ú逶诨ㄆ恐刑幱谌萜鞯耐饷, 無法準確地判定其量, 因此不能說*вазацветов (一花瓶花) 。水在河中是經常變化的, 它的量是不穩定的, 所以不能說*рекаводы (一河水) , 而可以說бутылкаводы (一瓶水) 。如果客體是可數的, 單個客體無法形成度量關系, 因此不能說*футлярочков, *чемоданшубы。非常規容量也無法與客體形成穩定的度量關系, 因此*столбумаги, *кошелекденег, *лифтлюдей, *печьпирогов, *аквариумводы不成立。但是在有語境補償的情況下可以使不成立的度量-客體關系成立, 如*вазацветов/нескольковазцветов, *карманключей/полныйкарманключей, *поездпассажиров/целыйпоездпассажиров?傊, 俄語屬格結構雖看似簡單, 但許多能影響語義聯系的穩定性和持久性的語言內外因素都可能會限制屬格結構的生成和理解。

  五、漢語N1 (的) N2結構與俄語N1N2結構的對比

  漢語N1 (的) N2結構與俄語N1N2結構存在直接對應關系, 只是N1和N2的排列順序相反。據齊滬揚 (2004:169-173) 的總結, 漢語N1 (的) N2結構中N1語義類型有施事、受事、領屬、處所、范圍、時間、屬性、材料、工具、方式、數量、原因、目的等。邵敬敏 (2007:221) 在《現代漢語通論》中提到名詞和名詞之間語義關系時也列舉了12種類型:領屬 (弟弟的書包) 、處屬 (天上的云彩) 、時屬 (過去的歷史) 、從屬 (廠長的秘書) 、隸屬 (孔雀的羽毛) 、含屬 (蔬菜的味道) 、質料 (杉木的扁擔) 、來源 (中國的留學生) 、種屬 (四化的目標) 、相關 (愛情的傳說) 、類屬 (金黃色的麥浪) 、比喻 (歷史的車輪) 。

  與俄語一樣, 漢語N1 (的) N2結構中的語義關系也為隱性, 對這種語義關系的不同解讀可能會導致歧義。理解N1 (的) N2構式時, 同樣需要進行語義關聯, 篩選當前語境下最穩定、持久的語義聯系。比如, “小李的消息”有可能表示小李帶來的消息, 也有可能表示關于小李的消息;“老王的書”有可能是老王擁有的書, 也有可能是老王寫的書。

  我們的研究發現漢語N1 (的) N2結構與俄語N1N2結構存在以下不同之處。漢語中的詞缺乏表示詞類和語法關系的形態標志, “與俄語龐雜的顯性形式變化體系相比, 漢語的語法表達手段實在是有限的” (陳國亭, 2004:69) 。因此, 漢語中的N1 (的) N2結構有同動詞詞組、同位語詞組同形的可能, 比如, “出口商品”有可能是名詞詞組 (用于出口的商品) , 也有可能是動詞詞組 ( (向外國) 出口商品) ;“小王叔叔”有可能指名字叫小王的叔叔 (同位語詞組) , 也有可能指小王的叔叔 (定心詞組) 。由于缺乏顯性語法手段, 漢語N1 (的) N2結構可能會比俄語N1N2結構產生更多的歧義, 比如, 漢語中“戈爾巴喬夫的漫畫”有可能是戈爾巴喬夫畫的漫畫, 也有可能是畫戈爾巴喬夫的漫畫, 而俄語中的карикатураГорбачева只能表示戈爾巴喬夫畫的漫畫。再如, “中國歷史資料”有可能是中國擁有的歷史資料, 也有可能是關于中國歷史的資料, 而俄語историческиематериалыКитая只能采取前一種解讀。

  漢語N1 (的) N2結構的涵蓋范圍比俄語N1N2結構廣, 對應俄語中的三種名詞短語結構:N1N2結構, 如“俄羅斯的首都 (столицаРоссии) ”、“妹妹的房間 (комнатасестры) ”;“N1+前置詞+N2”結構, 如“文件柜 (сейфдлябумаг) ”、“物理老師 (учительпофизике) ”、“鐵床 (кроватьизжелеза) ”;“關系形容詞+N”結構, 如“學生宿舍 (студенческоеобщежитие) ”、“兒童作家 (детскийписатель) ”。漢語沒有關系形容詞, 俄語中N1N2與“關系形容詞+N”結構的對立3在漢語中是不存在的。漢語中有時對這種對立不作區分, 如“木頭桌子 (столиздерева/деревянныйстол) ”。有時可以通過“的”字來作區分, 如“學生的宿舍 (общежитиядлястудентов) ”、“學生宿舍 (студенческоеобщежитие) ”;“孩子的脾氣 (характердетей) ”、“孩子脾氣 (детскийхарактер) ”?傮w來看, 俄語由于存在三種不同的名詞短語結構, 所以相對于漢語而言語義關系更為顯性化。

  漢語N1 (的) N2結構與俄語N1N2結構的生成限制條件不完全相同。這導致有些情況下俄語N1N2不能說, 而相應的漢語N1 (的) N2卻可以說。俄語N1N2結構中有時要求N1或N2為復數, 因為復數能夠體現出更穩定、持久的關系, 如носительчемоданов/*носительчемодана。漢語由于復數特征往往為隱性, 所以有些俄語中不成立的屬格結構在漢語中能夠成立, 如“行李搬運工”。再如俄語посетителибольного/*посетительбольного, 而漢語“病人探視者”可以指多人, 也可以指單人;俄語*директорПети不成立, 而相應的漢語定心結構“別佳的經理”是可以成立的。

  俄語中度量-客體類型的N1N2結構不能直接轉化為漢語的N1 (的) N2結構, 必須將N1處理為量詞, 同時在前面加數詞“一”, 如стаканмолока (一杯牛奶) 。俄語中有些表示度量-客體關系的N1N2結構不成立, 如*столбумаг, *кошелекденег, *лифтлюдей, *печьпирогов, *аквариумводы, 而在漢語中卻可以說“一桌子文件”、“一錢包錢”、“一電梯人”、“一爐餡餅”、“一魚缸水”。

  在隱喻性屬格結構的表達方面漢俄語也有所不同, 這是語言習慣和文化因素所致。比如, 漢語可以說“歷史的天空”, 而俄語不能說*небоистории;俄語可以說нослодки, 而漢語卻要說“船頭”。

  六、結語

  本文從認知語言學的角度研究了俄語“名詞+名詞”結構N1N2的形式、語義特點和生成限制條件, 并與漢語N1 (的) N2結構進行了對比。N1N2結構中的語義關系復雜多樣, 可概括為N1和N2兩種事物具有穩定、持久的聯系。該結構中N1和N2兩個名詞只是認知語義框架中的突顯部分, 在理解屬格結構詞組時需在它們之間建立語義關聯, 觸發共同的語義成分。不同的N1N2短語的歧義潛勢和建立語義關聯所需付出的認知努力并不相同。此外, 俄語N1N2結構的生成還受到詞義、單/復數、修飾限定成分、定指/非定指、定量/不定量等因素的影響。漢語N1 (的) N2結構有不同于俄語的語義特點和生成限制條件, 其涵蓋范圍更廣, 包含了俄語中的三種名詞短語結構。漢譯俄時需通過格、關系形容詞、前置詞等手段把隱性的語義關系顯性化。

  參考文獻:

  [1] Рахилина Е. 2010.Лингвистика конструкций[M].Москва:Азбуковник.
  [2] Goldberg, A. 1995. Constructions:A Construction Grammar Approach to Argument Structure[M].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3]陳國亭. 2014.俄漢語對比句法學[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
  [4]李瑾香. 2009.漢俄名詞性短語多維研究[M].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5]齊滬揚. 2004.與名詞動詞相關的短語研究[M].北京:北京語言大學出版社.
  [6]邵敬敏. 2007.現代漢語通論[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7]王長春. 1982.俄語二格名詞定語與形容詞定語的對應區別[J].外語學刊, (2) :1-9.
  [8]張海舟. 1989.限定二格和帶из (с) 的第二格表示的非一致定語的區別和用法[J].外語學刊, (2) :54-58.

  注 釋 :

  1 漢語此類名詞短語中“的”是一個兼有句法、語用和韻律功能的定語標記, 其出現和不出現有時具有強制性 (如高山病/*高山的病、小李的消息/?小李消息、中國北京/?中國的北京) , 有時不具強制性 (如北大畢業生/北大的畢業生) , 它對短語的語體色彩、語用焦點甚至語義能夠產生一定的影響。對此漢語界有許多研究, 我們不再贅述。
  2 作家Иван Власову有一篇散文名為Спасатель человечества, 這是一種非常規的搭配。
  3 王長春 (1982:3-5) 將這兩種結構的對立總結為:“ (1) 意義上具體性與抽象性的對立; (2) 結構上松散性與整體性的對立。”前一種對立又包括“特指與泛指的區別、專指與概念化的區別、關系與品評的區別、特征具有者與典型化特征的區別”。

    于鑫.俄語“名詞+名詞”短語結構的認知語義分析[J].天津外國語大學學報,2019,26(01):76-84+160.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顶呱刮中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