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工程論文 > 冶金工程論文

重金屬冶煉廢渣來源與處理技術探究

時間:2020-01-22 來源:礦產綜合利用 作者:趙成,朱軍,王正民,崔 本文字數:8978字
冶金畢業論文第八篇:重金屬冶煉廢渣來源與處理技術探究
 
  摘要:重金屬冶煉過程中會產生大量廢渣,大多屬于危險固廢。隨著國家對涉重企業生產環保政策日益完善,冶煉廢渣的處理已經成為企業可持續發展的共性問題。針對銅、鉛、鎳冶煉工藝的技術特點,在調研和文獻的基礎上,通過分析各類冶煉渣的特點、性質和處理技術,總結了重金屬冶煉渣處理存在的問題及技術發展方向。
 
  關鍵詞:重金屬;廢渣;火法熔煉;綜合利用;
 
  Characteristics and TreatmentTechnology of Non-ferrous Heavy Metal Smelting Slag
 
  Zhao ChengZhu JunWang ZhengminCui Xudong
 
  School of Metallurgical Engineering, Xi'an University of Architecture and TechnologyShaanxi Hanzhong Zinc Industry Co., Ltd.Shangluo smelter, Shaanxi Zinc Industry Co., Ltd.
 
  Abstract:A large amount of smelting waste residue is produced in the heavy metal smelting process,most of which are classified as hazardous solid waste.As the country'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policies involving heavy metal smelting enterprises become increasingly strict,the disposal of smelting waste has become a common problem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enterprises.In view of the tech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heavy metal smelting processes such as copper,lead and nickel,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problems and technical development of heavy metal smelting slag treatment by analyzing the characteristics,properties and treatment techniques of various smelting slags on the basis of research and literature.
 
  近年來,我國重金屬冶煉規模迅速擴張,技術水平不斷進步,產量逐年增長。2016年我國鉛產量達467萬t[1],精煉銅產量844萬t[2],精煉鎳產量42萬t[3]。金屬在冶煉過程中,均會不同程度產生各類廢渣。其中重金屬冶煉渣屬于危險固體廢物,含有大量有價金屬,是重要的二次資源。但因成分復雜,有價金屬難以得到綜合回收,并且會對環境造成嚴重污染等原因,導致近年來處理效果并不理想。重金屬冶煉廢渣與一般固體廢棄物相比具有以下特點:(1)成分復雜。不但含有價金屬,還含有部分有毒元素,處理時要考慮廢渣特征選擇合理的回收技術。(2)處理過程中可能會產生二次污染。處理時要同時考慮處理技術的先進性及經濟性,應盡量避免或減少二次污染。(3)堆存渣量巨大。隨著礦產資源的不足,利用冶煉廢渣是緩解資源不足的有效措施。
 
  面對日益嚴峻的環境污染和資源短缺問題,重金屬冶煉廢渣的處理已成為當前有色金屬行業亟需解決的共性問題。本文重點介紹了銅、鉛、鎳三種重金屬火法熔煉渣的來源,及其冶煉過程產生的熔煉廢渣特征以及相應的處理技術。
 
  1重金屬廢渣來源及特征
 
  熔煉渣指火法冶煉過程中,獲得粗金屬或锍以及粗金屬精煉過程中所產生的爐渣。一般由多種氧化物組成,并伴有少量硫化物和氟化物等,渣中不但含有有色重金屬、稀散金屬,同時還含有砷等劇毒元素。
 
  1.1銅熔煉渣
 
  銅熔煉渣主要產生于銅精礦造锍熔煉過程,渣中主要成分為Fe(30% ~ 40%)和SiO2,還含有Cu、Ni、Co、Au、Ag等有價金屬及CaO、Al2O3和少量MgO等氧化物。據統計,我國每年產出400~500萬t銅爐渣,至今累計上萬噸[4]。銅渣的礦物成分主要是鐵橄欖石、磁鐵礦及脈石形成的玻璃體,銅主要以輝銅礦(Cu2S)、金屬銅、氧化銅形式存在,鐵主要以硅酸鹽的形式存在[5]。
 
  1.2鉛熔煉渣
 
  鼓風爐、底吹爐、煙化爐、反射爐、浮渣處理窯爐所產生的爐渣統稱為鉛熔煉渣,鉛渣中含有Pb、Zn、Cr、As等有回收價值的元素。鉛熔煉渣通常由FeO、SiO2、CaO、Al2O3、ZnO、MgO等多種氧化物及它們互相結合而成的化合物、固溶體、共晶混合物組成,還含有硫化物、氟化物等。雖然因原料及冶煉工藝不同導致鉛渣成分有所區別,但基本都在以下范圍波動:Fe:17% ~ 31%、CaO:10% ~ 25%、Zn:3 % ~ 20%、Pb:0.5% ~ 5%、Al2O3:3% ~ 7%、MgO:1 %~ 5%[6]。鉛熔煉渣特點是產量大、成分復雜,有價金屬含量偏低,處理困難等。
 
  1.3鎳熔煉渣
 
  鎳熔煉渣產生于火鎳法冶煉造锍及吹煉過程,渣中含有Fe、Ni、Cu、Co等有價金屬,鎳熔煉渣通常由FeO和SiO2及少量CaO、MgO、Al2O3等組成,屬于FeO-SiO2-CaO(MgO)三元渣系。鐵主要以鐵橄欖石形式存在。據資料顯示,每生產1 t鎳約排放6 ~ 16 t鎳渣,累計堆存量上千萬t。渣排量大、有用成分回收效益低是鎳熔煉渣的特點。
 
  2冶煉廢渣處理技術
 
  按照廢渣的物理化學性質,目前國內處理廢渣的技術主要可分為:火法處理、濕法浸出、直接利用以及穩定化/固化。
 
  表1總結了各種方法的優缺點。
 
  表1不同處理技術對比
 
  2.1銅熔煉渣處理技術
 
  由于銅渣中含有銅及大量鐵,因此近年來研究主要集中在銅的回收,其次還包括鐵、鋅和銀的回收,但由于銅渣中硅、鋅、鉛等元素高于煉鐵原料入爐標準,以及鐵在銅渣中主要以鐵橄欖石形式存在,導致銅渣中鐵難以直接利用。銅熔煉渣處理技術主要有火法貧化、濕法提取以及選礦處理。
 
  2.1.1火法貧化
 
  火法貧化的目的是降低銅渣銅的含量,將Fe3O4還原降低渣密度、黏度和熔點,促使渣與冰銅徹底分離,渣中其他金屬元素可通過煙化、濕法浸出等工藝回收。常見的貧化方法見表2[7]。
 
  表2銅渣火法貧化常用方法 
 
  2.1.2濕法提取
 
  濕法提取主要通過浸出劑浸出渣中的銅,達到銅回收的目的。按浸出方式分為直接浸出和間接浸出[7]。直接浸出包括硫酸化浸出、氯化浸出、氨化浸出和生物浸出。
 
  孫映[11],孫建軍等[12]采用硫酸浸出銅渣中銅,Cu浸出率分別為69.7%和91.2%;銅渣氯化浸出分為氯氣浸出和氯鹽浸出,氯氣浸出主要過程為氯氣溶解和渣中含銅物相浸出[13]。R. Nadirov等[14]采用氨化浸出的方法處理銅渣,得到鋅和銅的 回收率分別為81.16%和56.48%。微生物浸出是利用某些微生物可將不溶性硫化物轉化成可溶性硫酸鹽,實現有價金屬與有害成分分離。
 
  間接浸出包括氧化或硫酸化焙燒-浸出、還原焙燒-氨化浸出、氧化焙燒-浸出-電積、酸浸-萃取等[15]。
 
  氧化焙燒酸浸利用銅渣中的Cu、Ni、Co、Zn等金屬礦物在加壓條件下可經氧氣氧化溶于稀硫酸中的原理;硫酸化焙燒-酸浸經過三個步驟即硫酸化焙燒、硫酸鹽分解、硫酸浸出[16]。
 
  E. Rudnik等[17]對轉爐銅渣進行還原焙燒后氨浸,實現鐵和銅、鈷分離。
 
  劉緣緣等[18]選擇硫酸-雙氧水對奧斯麥特電爐緩冷渣浸出,以P204和硫酸作萃取劑和反萃劑,銅、鋅的回收率分別為84.97%、96.47%。
 
  濕法提取技術可彌補火法貧化能耗高、污染嚴重、難以適用于低品位銅渣的不足,還具有回收價值高,選擇性好的優點;但浸出劑用量大、生產流程長且可能產生固液分離困難及后續廢水處理困難等問題。
 
  2.1.3選礦技術
 
  根據有價金屬存在相的表面親水及親油性質、磁學性質和渣中各相密度差別,可通過浮選、磁選和重選分離富集有價金屬[19]。浮選法主要用于回收銅渣中的銅,磁選可以分離得到鐵精礦而重選法適用于處理有用礦物與脈石間有較大密度差的礦石或其他原料。趙春燕[20]選取緩冷-浮選工藝回收爐渣中的銅,最終獲得品位為18.81%,回收率92%的銅精礦。
 
  河南豫光金鉛股份有限責任公司[21]采用浮選法對銅底吹熔煉渣中銅進行回收,得到含銅22.89%的銅精礦,生產實踐表明:采用浮選法處理銅底吹爐熔煉渣可獲得較滿意的生產指標。
 
  此外貴冶的渣選礦車間,每年可從銅冶煉渣中回收的銅8000t,實現尾礦含銅0.24%的良好指標[22];大冶爐渣選礦廠采用“兩段-閉路破碎、兩段磨礦兩段選別”工藝處理諾蘭達爐渣,使金、銀富集于銅精礦中,Cu、Au、Ag回收率分別達94.18%、80.67%和69.89%;澳大利亞芒特艾薩礦業公司采用浮選法處理銅轉爐渣,實現尾礦含銅0.62%;肯尼科特礦物公司處理諾蘭達爐渣,取得銅回收率95%、尾礦含銅0.42%的技術指標[23]。菲律賓PASAR銅爐渣選礦廠采用選礦法處理緩冷爐渣搭配水淬爐渣,得到了銅精礦品位25.63%,尾渣含銅0.32%的良好生產指標。
 
  選礦處理銅渣與傳統貧化相比不但能耗低、環境污染小、富集比大、對渣型要求低而且尾渣含銅少(0.2% ~ 0.4%)、粒度細、含鐵高,但應控制尾礦中硅含量,否則在煉鐵行業難以利用,此外存在設備繁多、一次性投資大、占地面積廣等缺點并且僅適用于處理硫化態銅渣。
 
  2.1.4選冶聯合
 
  浮選法適用于硫化礦物,難以回收以氧化態銅渣,磁選法適用于磁性鐵礦物,難以回收以鐵橄欖形式的鐵。因此,采用多種技術“合用”往往會實現鐵和銅綜合回收的目的。
 
  羅杰等[24]選取“浮選-高溫還原焙燒-磁選”工藝對云南某銅渣中Cu、Ag、Fe和Zn進行回收,浮選精礦銅和銀的回收率分別為35%、30%;還原焙燒磁選鐵精礦品味72%,鐵回收率89%,煙塵中鋅回收率96%。許冬等[25]采取“高溫還原焙燒-磁選”工藝從銅渣中回收鐵,得到品味91.10%、金屬化率94.27%的金屬鐵粉。鄭鵬[26]采用“直接還原-濕式磁選”工藝從冶煉銅尾渣中回收銅和鐵,銅、鐵回收率為90.56%、70.23%。郭秀建等[27]選用“轉底爐直接還原結合磨選”工藝對貧化銅渣中鐵進行回收,得到鐵的回收率約90%。
 
  2.2鉛熔煉渣處理技術
 
  鉛熔煉渣回收的主要對象除鉛以外,還有鋅、金、銀及某些稀散金屬。鉛熔煉渣的處理方法主要有火法、濕法和選冶聯合法。
 
  2.2.1火法處理
 
  火法處理是將鉛渣與鉛精礦混合冶煉使鉛進入粗鉛中,其他金屬在還原熔煉過程中得到富集。鉛渣處理方式分為鉛渣還原煉鉛和液態高鉛渣還原煉鉛;前者主要是通過鼓風爐熔煉處理,后者可分為臥式還原法、電熱焦還原法和側吹還原法。此外還有煙化法處理技術。
 
  范燕青等[28]對底吹爐產生的高鉛渣用煤進行還原試驗,試驗發現渣中鉛含量小于2%。
 
  臥式還原法是將液態高鉛渣送入臥式還原爐中,配以天然氣和輔料,在恒定溫度下熔煉。河南豫光金鉛公司[29]采用液態高鉛渣直接還原工藝,降低煉鉛能耗、減少污染粗鉛冶煉回收率高達98.5%。
 
  液態高鉛渣在豎井爐里與焦炭柱進行兩次還原反應產出粗鉛和爐渣,爐渣可用煙化爐回收鋅、鍺、銦等金屬[30]。
 
  濟源市金利冶煉有限公司和中國恩菲工程技術有限公司[31]共同研發了“氧氣底吹-側吹直接還原”煉鉛新工藝,冶煉回收率達97%以上,同時爐渣排放量少,爐渣含鋅高,有利于煙化爐鋅的回收。
 
  株洲冶煉廠、雞街冶煉廠、會澤鉛鋅礦用煙化揮發法處理鉛鼓風爐渣取得較好效果,鉛揮發率分別為75% ~ 80%、94% ~ 95%、90% ~ 96%。沈陽冶煉廠用煙化法處理高硅高鈣鉛爐渣,鉛鋅回收率為94.89%和85.4%。
 
  火法處理具有工藝簡單、回收效果好等特點,但工作環境惡劣,污染物排放大,能耗高。
 
  2.2.2濕法處理
 
  鉛渣與浸出劑混合后,渣中有價成分或有害雜質進入溶液中,實現有價金屬的回收。濕法處理主要用于回收鉛渣中的Pb、In、Au、Ag及某些稀散金屬。常用的回收方法主要包括酸性、堿性、氯化和微生物浸出。
 
  Shu Yuehong 等[32]利用硝酸和氯化鈉混合溶液對鉛渣進行浸出,經草酸鈉沉淀后煅燒制備出新型PbO。
 
  堿浸法是利用鉛渣中鉛能溶于堿性溶液而銅不溶的原理分離鉛渣中的鉛和銅。包崇軍等[33]采用“燒堿浸出-凈化-碳酸化沉淀-煅燒”工藝以銅浮渣為原料生產出氧化鉛,堿浸后的富銅渣可用于生產硫酸銅。
 
  Mohammad Hasan等[34]對氯化浸出法從鉛渣中回收鉛進行了可行性分析,結果發現:在較佳工藝條件下,鉛回收率高達96%。
 
  郭朝暉等[35]采用微生物浸出法對鉛鋅冶煉廢渣中的Cu、Zn、In、Ga元素進行浸出,得出其浸出率分別為95.5%、93.5%、85%和80.2%,鉛和銀則富集在余渣中。由于微生物浸出法對反應條件要求高,菌種難馴化、浸出時間長、浸出率低等原因,在實際中應用較少。
 
  除上述實驗室研究外,濕法處理技術在實際生產中也有應用。如:貴溪冶煉廠采用氯化浸出法生產氯化鉛。貴陽冶煉廠將鉛渣濕法處理后生產金屬鉛,鉛回收率達97% ~ 98%。雞街冶煉廠鹽酸浸出氧化渣中錫、鉛回收率分別達95% ~ 96%、99%。
 
  濕法處理技術雖可實現有價金屬綜合回收,但會消耗大量浸出劑、產生大量廢酸,造成廢水處理成本高;在處理含硅、鐵等雜質元素較高的渣料時,目標金屬浸出率低,可能出現固液難分離。
 
  2.2.3選冶聯合
 
  鄒志強[36]采用重選-浮選-浸出的方法對云南某鼓風爐渣中Pb進行了回收,經重選-浮選后鉛品味為40%,回收率50%。肖軍輝等[37]利用云南某鉛鋅尾渣采用硫酸浸鋅-浸渣重選選鉛工藝,回收尾渣中的Zn和Pb。結果表明:鋅浸出率達97.02%,重選后獲得的鉛精礦品味為45.68%。楊慧芬等[38]對某鉛渣采用煤基直接還原-磁選技術回收其中的鐵,獲得品味93.68%、回收率77.59%的金屬鐵粉。此外還有磁化焙燒-弱磁選[39]、轉底爐熔煉-磁選[40]等方法。
 
  選冶聯合技術吸收了選礦和冶煉兩種方法的優點,具有金屬回收率高、污染小、能耗低等優點,但缺點是回收過程流程長。
 
  2.3鎳熔煉渣處理技術
 
  目前我國除了暫難以利用的氧化鎳礦、硅酸鹽鎳礦、紅土型鎳礦以及貧礦外,已探明的大型硫化銅鎳礦床大多已經開發利用,儲量逐年減少,并且近年來中國鎳礦資源對外依存程度達80%[41]。因此通過利用鎳熔煉渣可以有效緩解我國鎳資源不足,F有鎳熔煉渣的綜合利用方式有:回收有價金屬、生產微晶玻璃和生產建材。
 
  2.3.1有價金屬回收
 
  鎳渣中含有40%左右的鐵及少量鎳、銅、鈷等有價金屬,回收Ni、Cu、Co等元素目前常用方法有選擇性還原和酸浸工藝;回收Fe常用方法有熔融還原、直接還原和磁選[42]。
 
  潘建等[43]通過選擇性還原-磁選技術富集鎳渣中的Ni和Cu,結合磨礦-磁選法,獲得Ni、Cu和Fe的回收率分別為82.20%、80.00%和42.17%。采用酸浸工藝可從鎳渣中獲得硫酸鎳、硫酸鈷和硫酸銅粗品。
 
  郭亞光等[44]借助熔融還原工藝對提鎳尾渣中的鐵元素進行提取研究。得出:在較佳條件下,金屬化率為97.01%,鐵回收率為96.58%。魯逢霖等[45]選用直接還原和磁選方法對鎳渣提鐵進行試驗,結果表明,鐵的回收率達到89.80%。張培育等[46]通過磁選-常壓酸浸工藝對鎳鐵渣進行浸出探究,發現Ni浸出率為91.5%,當用碳酸鈉堿溶焙燒尾礦時Cr的浸出率達94.1%。
 
  還原-磁選實現鎳銅相對于鐵的富集,但還原產物選分效果差且S、P含量高;濕法工藝簡單、操作容易,但處理含重金屬的廢酸、廢水、廢渣困難;熔融還原法鐵回收率高,所得產品可直接用于電爐煉鋼,但能耗高;直接還原法熱能利用效率高、生產成本低;磁選的缺點是分選效果差。
 
  2.3.2制作微晶玻璃
 
  微晶玻璃是一種含有大量微晶相和玻璃相的多晶固體材料,廣泛應用于國防、化工、冶金等領域,借助鎳渣制備微晶玻璃也是近年來的研究熱點。周琦等[47]以富鐵鎳渣及粉煤為主要原料制備R2O-MgO-Al2O3-SiO2系微晶玻璃,制備的微晶玻璃致密,且還原鐵質量較好。北京科技大學的高術杰[48]以金川二次鎳渣為主要原料,利用澆鑄法制作微晶玻璃,加入適量的助熔劑和澄清劑,可得到強度較大的微晶玻璃。鎳渣制備微晶玻璃時通常要引入化學試劑或高純度礦物,因此如何提高鎳渣摻量是未來的研究方向。
 
  2.3.3生產建材
 
  在建材方面鎳渣可用于混凝土制備、井下充填材料、礦物摻合料、水泥以及建筑砌塊。楊志強[49],李克慶等[50]研究了以鎳渣作為原料制備礦山充填凝膠劑,結果表明:鎳渣可代替水泥用于礦井充填料的生產。王朝霞[51]分析了鎳鐵渣作為水泥混合材使用的可能性,發現作為摻雜劑在生產水泥時只能少量添加。龔建貴等[52]對內蒙某大型RKFE工藝鎳鐵生產廠的鎳渣進行了檢測、試驗,認為鎳渣粉按一定比例與礦渣粉復合加以利用是一條很好的途徑。唐天佼[53]對比了鎳渣代替天然砂配制的混凝土和普通混凝土之間的性能。結果表明,鎳渣符合建筑用砂的各項指標要求。利用鎳渣生產建材較好的利用了有色冶金廢渣,不僅節省生產成本且符合冶煉廢渣處理原則,在利用時應避免環境問題的產生。
 
  3問題與展望
 
  (1)廢渣綜合利用率、處理水平低。
 
  大多數研究集中在單一元素回收,應考慮盡可能最大化綜合回收多種有價元素;
 
  (2)處理技術種類多、但不夠完善。
 
  實驗室研究大多未能考慮經濟成本,導致工業化程度不高,同時,由于部分應用于工業實踐的技術不夠成熟,致使大量廢渣仍存在不合理排放;
 
  (3)現有技術對冶煉廢渣的有效處理能力不足。
 
  國家應加強相關法律法規建設,建立健全重金屬廢渣處理管理長效機制,使得重金屬冶煉渣處理更加合理、合法化;并且應加強冶煉技術的研究,使得礦石在冶煉過程中盡可能最大化利用以減少冶煉廢渣排放;同時企業要充分考慮相關技術的先進性及實用性,強化相關冶煉企業之間的合作,使冶煉廢渣要盡可能集中處理。
 
  參考文獻
 
  [1]王光輝,王海北,張帆,等.鉛鋅冶煉渣綜合回收利用研究[J].江蘇理工學院學報,2017,23(2):7-12.
  [2]賴祥生,黃紅軍.銅渣資源化利用技術現狀[J].金屬礦山,2017(11):205-208.
  [3]鐘菊芽.2016-2017年鎳的市場分析與展望[J].中國金屬通報,2017(6):118-119.
  [4]韓彬,童雄,張國浩,等.某銅爐渣的工藝礦物學研究[J].礦產保護與利用,2015(1):63-68.
  [5]姜平國,吳朋飛,胡曉軍,等.銅渣綜合利用研究現狀及其新技術的提出[J].中國礦業,2016,25(2):76-79.
  [6]李凱茂,崔雅茹,王尚杰,等.鉛火法冶煉及其廢渣綜合利用現狀[J].中國有色冶金,2012,41(2):70-73.
  [7]李博,王華,胡建杭,等.從銅渣中回收有價金屬技術的研究進展[J].礦冶,2009,18(1):44-48.
  [8]葉鐘林,史誼峰,施哲,等.銅轉爐渣火法還原貧化與生產實踐[J].云南冶金,2014,43(6):28-31+49.
  [9]邊瑞民,袁俊智,陳俊華.銅熔煉渣貧化方法及技術經濟分析[J].有色金屬:冶煉部分,2012(3):14-17.
  [10]汪和僧.金昌冶煉廠貧化電爐生產實踐[J].中國有色冶金,2004(3):21-22,30.
  [11]孫映,紀蘇,封亞暉,等.銅渣中有價金屬酸溶出試驗研究[J].上海金屬,2016,38(6):54-58,70.
  [12]孫建軍,黃自力,楊蘗,等.銅冶煉渣硫酸浸出回收銅試驗研究[J].礦產綜合利用,2017(6):102-107.
  [13]李磊,胡建杭,魏永剛,等.銅渣中銅的回收工藝及新技術[J].材料導報,2013,27(11):21-26.
  [14]R.Nadirov,L.Syzdykova,A.Zhussupova.Copper smelter slag treatment by ammonia solution:Leaching process optimization[J].Journal of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2017,24(12):2799-2804.
  [15]朱茂蘭,熊家春,胡志彪,等.銅渣中銅鐵資源化利用研究進展[J].有色冶金設計與研究,2016,37(2):15-17,27.
  [16]朱心明,陳茂生,寧平,等.銅渣的濕法處理現狀[J].材料導報,2013,27(S2):280-284.
  [17]Rudnik E,Burzyńska L,Gumowska W.Hydrometallurgical recovery of copper and cobalt from reduction-roasted copper converter slag [J].Minerals Engineering,2009,22 (1):88-95
  [18]劉緣緣,黃自力,秦慶偉.酸浸-萃取法從爐渣中回收銅、鋅的研究[J].礦冶工程,2012,32(2):76-79.
  [19] 邊瑞民,袁俊智,陳俊華.銅熔煉渣貧化方法及技術經濟分析[J].有色金屬:冶煉部分,2012(3):14-17.
  [20] 趙春艷.某銅爐渣緩冷處理的浮選試驗研究[J].礦產保護與利用,2015(02):55-58.
  [21] 趙高峰,杜新玲,常艷兵.銅底吹熔煉渣選礦回收銅的生產實踐[J].中國有色冶金,2018,47(2):14-16.
  [22]徐國華.貴冶渣選指標的影響因素及分析[J].銅業工程,2018(01):62-66.
  [23]王紅梅,劉四清,劉文彪.國內外銅爐渣選礦及提取技術綜述[J].銅業工程,2006(4):19-22+86.
  [24]羅杰,張錦仙,文婭,等.云南某銅冶煉渣資源化綜合回收工藝技術研究[J].云南冶金,2017,46(4):24-27.
  [25]許冬,春鐵軍,陳錦安.銅渣高溫快速還原焙燒-磁選回收鐵的研究[J].礦冶工程,2017,37(1):89-91,95.
  [26]鄭鵬.銅渣直接還原制取銅鐵合金的研究[J].有色礦冶,2016,32(1):36-38.
  [27]郭秀鍵,倪曉明,馬丁,等.銅渣處理與綜合利用[J].有色冶金設計與研究,2017,38(2):23-26.
  [28]范艷青,張登高,蔣訓雄,等.高鉛渣還原清潔煉鉛試驗研究[J].有色金屬:冶煉部分,2013(9):7-10.
  [29]李衛鋒,陳會成,李貴,等.低碳環保的豫光煉鉛新技術——液態高鉛渣直接還原技術研究[J].有色冶金節能,2011,27(2):14-18.
  [30]王傳龍.鉛渣中有價金屬銅鐵鉛鋅銻綜合回收工藝及機理研究[D].北京:北京科技大學,2017.
  [31]楊華鋒,翁永生,張義民.氧氣底吹-側吹直接還原煉鉛工藝[J].中國有色冶金,2010,39(4):13-16.
  [32]Yuehong Shu,Cheng Ma,Longguan Zhu,Hongyu Chen.Leaching of lead slag component by sodium chloride and diluted nitric acid and synthesis of ultrafine lead oxide powders[J].Journal of Power Sources,2015,281.
  [33]包崇軍,賈著紅,吳紅林,等.轉爐處理銅浮渣的工業試驗[J].中國有色冶金,2009(3):27-28+73.
  [34]Mohammad Hasan GOLPAYEGANI,Ali Akbar ABDOLLAHZADEH.Optimization of operating parameters and kinetics for chloride leaching of lead from melting furnace slag[J].Transactions of Nonferrous Metals Society of China,2017,27(12).
  [35]郭朝暉,程義,邱冠周,等.Pb/Zn冶煉廢渣中有價金屬生物浸出條件優化[J].中國有色金屬學報,2008(5):923-928.
  [36]鄒志強.鼓風爐鉛渣選礦試驗研究[D].贛州:江西理工大學,2011.
  [37]肖軍輝,王進明,傅開彬,等.選冶聯合工藝回收云南某鉛鋅尾渣中Pb和Zn[J].金屬礦山,2017(6):192-196.
  [38]楊慧芬,張露,馬雯,等.鉛渣煤基直接還原—磁選選鐵試驗[J].金屬礦山,2013(1):151-154.
  [39]王光輝,王海北,張帆,等.鉛鋅冶煉渣綜合回收利用研究[J].江蘇理工學院學報,2017,23(2):7-12.
  [40]江蘇省冶金設計院有限公司.處理鉛鋅廢料的方法和系統:[P]中國CN201610619367.0.2016-11-09.
  [41]楊志強,王永前,高謙,等.中國鎳資源開發現狀與可持續發展策略及其關鍵技術[J].礦產保護與利用,2016(2):58-69.
  [42]李小明,沈苗,王翀,等.鎳渣資源化利用現狀及發展趨勢分析[J].材料導報,2017,31(5):100-105.
  [43]潘建,鄭國林,朱德慶,等.選擇性還原-磁選回收鎳渣中的有價金屬[J].Transactions of Nonferrous Metals Society of China,2013,23(11):3421-3427.
  [44]郭亞光,朱榮,王云,等.鎳渣煤基熔融還原提鐵工藝基礎研究[J].工業加熱,2015,44(6):40-43.
  [45]魯逢霖,郭玉華,張穎異,等.鎳渣直接還原磁選提鐵試驗[J].鋼鐵,2014,49(2):19-23.
  [46]張培育,郭強,宋云霞,等.從紅土鎳礦鎳鐵渣中分離浸取鎳鉻工藝[J].過程工程學報,2013,13(4):608-614.
  [47]周琦,南雪麗,易育強,等.鎳渣微晶玻璃制備及鐵的回收利用[J].蘭州理工大學學報,2010,36(5):14-18.
  [48]高術杰.熔態提鐵二次鎳渣制備微晶玻璃及熱處理制度研究[D].北京:北京科技大學,2015.
  [49]楊志強,高謙,王永前,等.利用金川水淬鎳渣尾砂開發新型充填膠凝劑試驗研究[J].巖土工程學報,2014,36(8):1498-1506.
  [50]李克慶,馮琳,高術杰.鎳渣基礦井充填用膠凝材料的制備[J].工程科學學報,2015,37(1):1-6.
  [51]王朝霞,焦曉飛.用鎳鐵渣做水泥混合材的試驗研究[J].四川水泥,2016(1):10.
  [52]龔建貴,宓振軍,張穎,等.RKEF工藝鎳渣用作水泥混合材初探[J].水泥,2016(10):18-20.
  [53]唐天佼.鎳渣在混凝土中的應用研究[J].商品混凝土,2014(2):49-50.

點擊查看>>冶金畢業論文(熱門8篇)其他文章
    趙成,朱軍,王正民,崔旭東.重要有色金屬冶煉廢渣的特征及處理技術[J].礦產綜合利用,2019(06):1-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顶呱刮中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