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臨床醫學論文 > 臨床診斷學論文

3~6歲兒童視力屈光不正的分布規律

時間:2019-09-05 來源:中國醫藥科學 作者:任芝莉 本文字數:4458字
  驗光技師論文第八篇
  
  摘要:目的 觀察分析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屈光不正的分布規律。方法 選取本院隨機 (在2015年1月~2017年1月) 搜集的120例 (120眼) 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 (3~6歲) , 所有兒童均接受圖形視力表檢查、對數視力表檢查、Suresight手持式自動驗光儀屈光檢查。將視力低于0.8的患兒實施散瞳驗光。結果 (1) 3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為50.00%, 4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為16.67%, 5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為16.67%, 6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為16.67%, 4、5、6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比較無明顯差異 (P> 0.05) , 3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顯著高于4、5、6歲學齡前兒童 (P <0.05) ; (2) 3歲學齡前兒童在屈光不正、遠視、近視等方面的出現率明顯高于4、5、6歲學齡前兒童 (P <0.05) ;而3、4、5、6歲學齡前兒童混合散光的發生率無明顯差異 (P> 0.05) ; (3) 120例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中共檢出60例弱視兒童, 占50.00% (60/120, 28例中屈光不正性弱視、20例屈光參差性弱視、12例斜視性弱視) , 學齡前男童與學齡前女童在弱視檢出率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P> 0.05) , 3、4、5、6歲學齡前兒童的弱視檢出率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P <0.05) .結論 3~6歲學齡前兒童年紀越小視力越差, 年紀越大視力越好, 因此也說明了學齡前期的兒童視力隨著年齡的增長不斷發育成熟;屈光不正分布規律顯示3~6歲學齡前兒童遠視是視力低下的主要發生原因, 所以我們對其要做到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
  
  關鍵詞:視力低常; 學齡前兒童; 屈光不正; 分布規律;
 
  現階段來看, 視力問題是學齡前兒童較為常見的健康問題之一[1].我國視力異常發生率近年來呈現低齡化發展趨勢, 視力問題普遍影響到學齡前兒童的健康成長, 繼而引起人們的廣泛關注[2].處于學齡前兒童如果受到異常的眼部刺激, 就會對其視力發育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 同時視力問題會給學齡前兒童帶來一定的心理障礙, 容易讓患兒產生自卑等不良的心理情緒, 從而不愿與其他兒童玩耍, 易孤僻, 學齡前兒童視力發育異常的主要原因是:屈光不正。良好的視力能夠讓學齡前兒童順利地閱讀和寫作, 學齡前兒童是視力發育成熟的最為關鍵時期, 也是視力異常發生的活躍時期, 因此必須及時到相關眼科醫院進行常規檢查, 若發現學齡前兒童的視力異常問題, 加以針對性措施干預, 最終能夠糾正大部分學齡前兒童的視力異常問題, 從而提高患兒的生活質量。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取本院隨機 (在2015年1月~2017年1月) 搜集的120例 (120眼) 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 (3~6歲) .120例學齡前兒童中有80例女童、40例男童;3歲兒童有64例 (56例男童、8例女童) 、4歲兒童有20例 (8例男童、12例女童) 、5歲兒童有20例 (8例男童、12例女童) 、6歲兒童有16例 (8例男童、8例女童) .
  
  1.2 方法
  
  120例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在檢查之前均由老師教會如何對視力表加以正確手勢表達, 從而提高配合度。對3~4歲學齡前兒童采用圖形視力表檢查方法, 對5~6歲學齡前兒童采用對數視力表檢查方法, 使用5分記錄法來檢查3、4、5、6歲學齡前兒童的視力檢查結果。對異常視力者采取Suresight手持式自動驗光儀屈光檢查方法 (測量范圍球鏡+6.00D~-5.00D, 柱鏡±3.00D, 測量工作距離為35cm, 每次測量結果為5~8次讀取平均數值) .
  
  1.3 診斷標準
  
  視力低常[3]:3歲兒童遠視力<0.6、4歲兒童遠視力<0.8;散光眼[4]:同一眼兩條子午線屈光度大于或者等于0.5D;弱視[5]:3~5歲兒童視力正常下限為0.5, 6歲以及6歲以上兒童視力正常下限為0.7, 最大矯正視力低于上述下限則為弱視或者雙眼視力相差2行或者2行以上為弱視。正視眼[6]:-0.25DS (屈光度) ~+0.50DS;輕度近視[7]:≤-3.0DS;中度近視[8]:-3.25DS~-6.0DS;高度近視[9]:6.25DS~-10.00DS;重度近視[10]:>-10.00DS;輕度遠視[11]:≤+3.00DS;中度遠視[12]:+3.25DS~+5.00DS;高度遠視[13]:>+5.00DS.
  
  1.4 統計學方法
  
  本研究所有數據皆應用SPSS18.0進行分析, 其中, 呈正態分布的計量資料以 (±s) 表示, 非正態分布的計量資料以M (QR) 表示 (即中位數) .兩兩比較時采用q檢驗, 屈光不正性弱視、屈光參差性弱視、斜視性弱視等計數 (%) 資料進行χ2檢驗, 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不同年齡組視力低常率比較
  

  3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為50.00% (60/120) , 4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為16.67% (20/120) , 5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為16.67% (20/120) , 6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為16.67% (20/120) , 4、5、6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P>0.05) , 3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顯著高于4、5、6歲學齡前兒童 (P<0.05) .
  
  2.2 不同年齡組視力低常眼病分布律分析
  
  3歲學齡前兒童在屈光不正、遠視、近視等方面的出現率明顯高于4、5、6歲學齡前兒童 (P<0.05) ;而3、4、5、6歲學齡前兒童混合散光的發生率無統計學差異 (P>0.05) , 見表1.
  
  表1 不同年齡組視力低常眼病分布律分析[n (%) ]

  
  2.3 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弱視檢出率分析
  
  120例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中共檢出60例弱視兒童, 占50.00% (60/120) , 28例屈光不正性弱視、20例屈光參差性弱視、12例斜視性弱視) , 3、4、5、6歲學齡前兒童的弱視檢出率具有統計學意義 (P<0.05) , 見表2.
  
  3 討論
  
  目前, 我國對如何準確可靠的對學齡前兒童進行視力檢查的年齡以及視力異常的判斷標準尚未統一, 但臨床已經確定年齡是影響視力的重要因素, 而視力低常和視力異常并不完全相同, 視力低常分兩方面: (1) 生理性:由于學齡前兒童發育尚未成熟因此會出現視力低常的情況, 屬于正,F象; (2) 病理性:一般歸結為視力異常。目前臨床上對出現視力低常情況歸納為生理性。根據相關資料研究結果顯示, 我國近視眼人數已經接近5.26億人, 位于世界近視人數首位[14,15].學齡前兒童視力異常發生率高達20.32%左右, 近視眼患病率高達6.36%[16,17,18,19].對學齡前兒童開展視力篩查能夠及時發現視力異常, 繼而保護學齡前兒童的視力健康。本文研究結果顯示, 4、5、6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比較無明顯差異 (P>0.05) , 3歲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率顯著高于4、5、6歲學齡前兒童 (P<0.05) .從上述研究數據不難看出, 年紀越小的兒童, 視力異常發生率就越高, 年紀越大的兒童, 視力異常發生率越低;诖, 早期發現異常視力兒童者, 需進行早期針對性矯正治療, 繼而提高學齡前兒童的視力[20].
  
  表2 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弱視檢出率分析[n (%) ]

  
  本文研究結果顯示不同年齡組視力低常眼病主要分布在屈光不正、遠視、近視以及混合散光等方面, 各組數所占比例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P<0.05) , 其中3、4、5、6歲學齡前兒童屈光不正率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P>0.05) , 6歲學齡前兒童遠視率、近視率顯著低于3、4、5歲學齡前兒童 (P<0.05) , 3、4、5、6歲學齡前兒童混合散光率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P>0.05) .從上述研究數據不難看出, 屈光不正是導致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的主要發生因素, 屈光不正主要以遠視為主, 此次結果與文獻結論相一致, 兒童由于遠視的調節能力較強, 所以在臨床上極少會出現視疲勞現象, 家長也極易忽略此問題。若這些兒童未能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 從而容易導致弱視、斜視以及屈光不正等, 尤其是遠視會對兒童的視覺發育造成一定的影響, 亦是使兒童出現斜弱視的主要原因。3、4、5、6歲學齡前兒童的眼屈光狀態多為遠視。隨著學齡前兒童年齡的增長, 兒童遠視發生率呈現逐年降低發展趨勢。
  
  本文研究結果顯示120例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中共檢出60例弱視兒童, 占50.00% (60/120, 28例中屈光不正性弱視、20例屈光參差性弱視、12例斜視性弱視) , 3、4、5、6歲學齡前兒童的弱視檢出率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P<0.05) .從上述研究數據不難看出, 4歲學齡前兒童的弱視發病率顯著高于6歲學齡前兒童, 3歲學齡前兒童和5歲學齡前兒童的弱視發生率無明顯差異。因此, 需要相關工作人員嚴格考慮年齡方面的因素加以準確判斷, 避免出現誤診為弱視的情況出現。
  
  綜上所述, 3~6歲學齡前兒童年紀越小視力越差, 年紀越大視力越好;屈光不正分布規律顯示3~6歲學齡前兒童遠視是視力低下的主要發生原因。
  
  參考文獻
  
  [1]孫麗麗, 齊麗麗, 季拓, 等。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屈光不正的分布規律研究[J].國際眼科雜志, 2016, 16 (3) :582-584.
  [2]周一龍, 楊衛華, 沈雪芬, 等。學齡前兒童屈光異常及其影響因素分析[J].中國婦幼保健, 2015, 120 (17) :2759-2762.
  [3]韋樂強。早產與足月產學齡前兒童視功能差異的研究[J].眼科新進展, 2016, 36 (4) :371-373.  
  [4]張春玲, 黃永權, 師利農, 等。中山市學齡前兒童斜視和弱視調查研究[J].國際眼科雜志, 2017, 17 (5) :944-946.
  [5]何炯。Suresight視力篩查儀檢查學齡前兒童屈光標準[J].中國婦幼保健, 2017, 32 (13) :2912-2932.
  [6]Mezbah Uddin, Rokiah Omar, Victor Feizal, 等。孟加拉吉大港區學齡前兒童眼病發生率研究[J].國際眼科雜志, 2017, 17 (1) :16-20.  
  [7]麥偉虎, 郭夢穎, 林選球, 等。?谑袑W齡前兒童視力及屈光狀況分析[J].中國學校衛生, 2017, 38 (9) :1382-1384.
  [8]金今實, 陳翠翠, 姜宇, 等。延吉市7歲以下兒童屈光篩查分析[J].中國斜視與小兒眼科雜志, 2016, 24 (4) :45-45, 53-54.
  [9]孫麗麗, 齊麗麗, 季拓, 等。電子產品對學齡前及學齡初期兒童近視的相關性分析[J].國際眼科雜志, 2016, (2) :382-385.
  [10]麥錦城, 曾陽發, 郭仰峰, 等。廣州市5~17歲兒童視力不良篩查與屈光檢查結果比較[J].中國學校衛生, 2016, 37 (2) :178-180, 183.  
  [11]劉林平, 吳伯樂, 傅代秀, 等。麗水市部分4~7歲集體兒童散光分布特征探討[J].中國婦幼健康研究, 2015, 26 (1) :25-27.
  [12]馮彩霞, 張靜慧, 谷華麗, 等。漯河市學齡前兒童眼病患病現況分析[J].中國公共衛生, 2016, 32 (6) :868-869.
  [13]位建勛, 張新立, 林蘭, 等。新鄉地區學齡前兒童屈光狀態流行病學調查分析[J].現代診斷與治療, 2017, 28 (13) :2459-2460.
  [14]譚軍偉, 喬麗萍, 何玲, 等。天津市東麗區1459例學齡前兒童屈光狀態調查分析[J].中國婦幼保健, 2017, 32 (2) :366-369.
  [15]伍雪云, 錢錦芳, 黎冬梅, 等。桂林市城區學齡前兒童弱視調查分析[J].醫學臨床研究, 2018, 35 (4) :635-637, 641.
  [16]李妮娜, 朱雪梅, 梁玉梅, 等。社區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研究現狀及對策分析[J].中華現代護理雜志, 2016, 22 (34) :5026-5029.
  [17]程紊, 黃俊, 陳敏, 等。上海市閔行區學齡前兒童視力低常檢出率及影響因素分析[J].中國兒童保健雜志, 2015, 23 (11) :1194-1197.  
  [18]張麗, 吳丹。成都市錦江區3 650名學齡前兒童視力異常狀況及影響因素分析[J].中國婦幼保健, 2016, 31 (23) :5136-5139.
  [19]王晶, 魏寧, 吳廣強, 等。醫教結合模式眼保健健康教育課程效果的研究[J].中國兒童保健雜志, 2016, 24 (10) :1116-1118.
  [20]歐陽敏。三位一體眼保健模式對學齡前兒童視力健康水平的影響[J].中國當代醫藥, 2017, 24 (20) :82-84. 點擊查看>>驗光技師論文(精選范文8篇)其他文章
    論文來源參考:任芝莉.視力低常的學齡前兒童屈光不正的分布規律研究[J].中國醫藥科學,2019,9(12):15-17+2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顶呱刮中奖彩票